中国义乌
无标题文档
    首    页  | 组织机构  | 妇联动态  | 三大主体活动  | 妇女维权  | 妇女儿童  | 互动交流  | 调查与思考
信息报送入口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位置:首页 > 妇女儿童 > 春蕾计划
关注留守儿童 不分城镇与农村
〖 字体:  
〖 背景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打印〗〖关闭〗

  日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的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城镇留守儿童已增至2826万,占留守儿童总体的41.1%。同时,在1.33亿总量的中国城镇儿童中,城镇留守儿童占比达21.2%,生活在城镇的流动儿童占比达21.8%。这意味着每5名城镇儿童中,就有1 名城镇留守儿童和1名流动儿童。据预测,随着城镇化进程继续推进,未来,城镇留守儿童和生活在城镇的流动儿童数量还会增加。解决城镇留守儿童问题,要继续完善公共服务,完善保障措施。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耿兴敏

  10月中旬,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布出版物《2015年中国儿童人口状况——事实与数据》,其中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城镇留守儿童已增至2826万,占留守儿童总体的41.1%。

  同时,在1.33亿总量的中国城镇儿童中,城镇留守儿童占比达21.2%,生活在城镇的流动儿童占比达21.8%。这意味着每5名城镇儿童中,就有1 名城镇留守儿童和1名流动儿童。

  据悉,这份研究报告主要根据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段成荣教授和吕利丹博士承担的“2015 年全国 1%人口抽样调查委托课题”成果编写。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了课题负责人段成荣。

  成因:城镇化进程的基本结果

  段成荣告诉记者,这一现状实际上是城镇化进程的一个基本结果,和城镇化有关,但也不全是城镇化的结果。“其实从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我们就观察到,流动人口本身的结构变化已经有所体现,因为机会的不均等,小城市的劳动力也加入流动人口中,可以说那个时候流动人口的城乡结构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在2010年,段成荣就注意到,当时将近30%的流动人口已经是城镇人口。城镇人口参与流动,那么对应导致的城镇留守儿童会增加。与此同时,在城镇化进程中,很大一部分农民工的身份发生变化,身份的变化导致一部分农村留守儿童“变身”城镇留守儿童。

  段成荣课题组在研究中将“留守儿童”定义为“父母双方或一方流动,留在原籍不能与父母双方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儿童”。而城镇留守儿童指留守儿童中户籍所在地为城镇的儿童。

  根据课题组研究数据,到2015年,中国共有儿童(0~17岁)2.71亿人,其中流动儿童3426万人,留守儿童按户籍所在地划分,农村留守儿童达4051万人,城镇留守儿童为2826万人。

  段成荣指出,10到15年间,城镇留守儿童这个新群体规模将逐渐壮大。2000年,这一群体数量仅为310万。而随着中国城镇化持续推进,未来几年,其在留守儿童群体中的占比可能继续增加。

  现状:人口流动迁移规模将持续增长

  记者注意到,在国家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流动人口司主持编写的《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中,这两类群体成为流动人口家庭发展中重要的关注点。

  《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数据显示,2011年~2014年,我国流动人口年均增长约800万人,到2014年末达到2.53亿人。虽然2015年流动人口规模(2.47亿人)有所下降,但据相关课题组调研和分析,这是由于短期经济波动、流动人口在流入地的落户规模增加、个别特大城市的人口疏解政策和统计误差调整等多种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中国流动人口发展报告2016》指出,流动迁移人口规模的增速将有所降低,但持续增长的总体态势不会改变,预计2020年之前,流动迁移人口(包括乡城流动、城城流动及新落户城镇的农业转移人口)每年增长600万~700万人。而2020年之后,流动迁移人口每年的增量渐减至500万以下。到2020年、2025年、2030年,我国流动迁移人口总量将增长到2.82亿人、3.07亿人、3.27亿人。

  此外,记者注意到,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我国有1406万流动儿童和2390万不能与父母双方共同生活的农村留守儿童,分别占全部儿童的4.9%和8.4%。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城镇流动和留守儿童规模已经迅速增长到2880万人和6100万人,占全部儿童的比例分别提高到10.3%和21.9%。

  这其中,流动人口家庭中的儿童,一部分可能成为城镇留守儿童,另一部分将成为流动儿童。对此,段成荣表示,要注意到年轻人流动中必然要面临生育和新的留守儿童的出现。

  建议:制定政策要突出家庭观念

  事实上,这几年,段成荣在多种场合反复强调的一个观点是,对于大部分人而言,孩子和父母在一起,本来是一个不需要论证的道理,这无疑有利于他们的健康成长,“这本是一个天经地义的道理,然而一些人就是不理会或者忽略它。”段成荣说。

  “制定政策时,我们要‘突出家庭观念’。”段成荣对记者强调。

  然而,这恰恰是目前阻力比较大的难点。段成荣表示,其在上述研究成果中专章介绍“城镇留守儿童”这一群体,初衷就是为了传递一个核心信息:因为流动人口的结构变化,主要来自城镇的流动人口。因此,数量越来越大的城镇留守儿童同样值得关注。

  对此,段成荣教授强调,要在制定政策时强调家庭利益,突出家庭观念,还应继续完善公共服务,继续完善保障举措,实现“幼有所育”“弱有所扶”。

  《中国儿童发展纲要(2011-2020年)》中明确提到:“提高留守儿童家长的监护意识和责任”。在段成荣看来,这个能够被写到纲要里面,是经过很多方面共同努力的结果。“父母照顾和抚养孩子是不可推卸的责任,解决留守儿童问题,社会支持和家庭责任两方面都不能淡化,也不能顾此失彼,而要齐头并进。”他说。


无标题文档
关于本站  |  常见问题  |  联系我们  |  隐私申明  |  版权声明  | 
COPYRIGHT(C) 版权所有 义乌市妇女联合会 备案号:浙ICP备14025165号 浙公网安备 33078202000199号
义乌市妇女联合会承办
建议IE5.5 1024*768 分辨率以上浏览本网站